当前位置: 高清电影下载 > 电视剧 > 降龙之白露为霜下载介绍
降龙之白露为霜

降龙之白露为霜

立即下载

状态:第20集更新时间:2019-04-25 19:42:05

地区:大陆 上映年代:2018

降龙之白露为霜影片介绍

降龙之白露为霜

导演: 赵曦夕
主演: 杨昊铭 / 赵诚宇 / 李彦漫 / 唐本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首播: 2018-10-12(中国大陆)
集数: 20
单集片长: 28分钟
又名: 降龙

降龙之白露为霜的剧情简介 · · · · · ·

  由知名导演赵曦夕执导,赵磊携手高基才、杨昊铭、唐本等实力派演员联袂出演的民国偶像复仇虐恋大剧《降龙之白露为霜》该剧由《无心法师》原著作者尼罗最新同名作品改编。讲述了民国时期,大帅之子白露生满门遭屠,唯他幸免,露生隐姓埋名藏匿于北方龙镇守使家,遇到了乖张跋扈的龙相和乖顺的丫丫,三人携手走上复仇之路的故事。
  讲述了民国时期,大帅之子白露生满门遭屠,唯他幸免,露生隐姓埋名藏匿于北方龙镇守使家,遇到了乖张跋扈的龙相和乖顺的丫丫,三人携手走上复仇之路的故事。



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民国二年秋,申海城里的军阀魁首白家惨遭灭门,全府淹没在火海中,唯留独子白颂德一人逃脱。白颂德本想开枪自杀,却遇到了一名叫花子艾琳,艾琳自称是满树才满大帅的儿子,可前来抓艾琳的人却不相信。情急之下,艾琳开了白颂德的枪,白颂德听到枪声想起了白家灭门惨案的一幕,头疼不已。白颂德没有勇气开枪,他想让艾琳开枪杀了自己,可艾琳却将白颂德当成了神经病,匆忙逃离。白露的这一天,十八岁的白颂德活不能活,死不能死,知道了什么叫做生死有命。警局中,郑厅长认为白家死有余辜,满树才大可不必为白家举办葬礼。满树才称他自会明辨是非,之所以为白家办葬礼只是看在白满两家交情的份上,无其他意思。白家满门被屠,满树才下令开放白家粮仓,至于从白家搜出来的鸦片他会一把火烧光。随着白家的落败,满家纵身一跃,已然是申海一家独大。白颂德被一家米酒铺的老板救下,他从米酒铺老板口中得知满树才一边开放白家粮仓一边为白家办葬礼一事,他来到白家的葬礼前,认出了杀害白家的官兵。正当白颂德想要上前替白家报仇时,艾琳却突然出现,她跟满树才身边的周副官说她是白少爷身边的白小林,她想要见满树才。周副官得了满树才的命令,他对艾琳起了杀心,白颂德匆忙拉着艾琳逃跑。二人跑到一个死胡同,白颂德为了救艾琳,他将艾琳送出了墙外,艾琳临分别之前紧抓下了白颂德的玉佩。官兵还在后边追着,白颂德在关键时刻被他的干爹温如玉救下,温如玉将白颂德送上火车,并让他去北方找龙镇宗使龙善,龙善与白敬安是世交,他相信龙善一定会收留白颂德。白颂德想要让温如玉借兵给他,他想为白家报仇,可温如玉却无法让自己的弟兄们去白白送死,他狠心送走白颂德,并叮嘱他永远别再回来。白颂德在瑄城走走停停一年有余,年华似水静流而过,与白颂德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他十分清楚,瑄城粗糙的男人不过都是棋子,女人也不过都是殷红粉绿的物件。赌场上,一位温润如玉的白袍少年现身,他自称是龙善之子——龙相前来见赌场老大钱大山,钱大山仅凭一块玉佩便认出了龙相,他对尚且年轻的龙相十分忌惮,深怕自己会惹怒他。全瑄城的人都知道,龙相家境优越,却性格乖张,残忍暴戾,视人命如草芥。随后,龙相将钱大山请到了说书馆,提起了一年前钱大山不小心惹了满树才而痛失爱子的事情。现满树才越来越风光,龙相想请钱大山跟他回申海见满树才,可钱大山十分忌惮满树才,没有应下这事。钱大山走后,说书人说起了白敬安是恶虫一事,这番言语激怒了龙相,龙相愤怒离开。殊不知在他离开后,一位身穿红衫的妙龄女子奉龙相之命,下令让人砸了这家说书店。寨中,白颂德化名的白露生坐在了餐桌前,他便是白天自称龙相的白袍少年。寨中老大常胜感叹白露生料事如神,钱大山已经来过寨中,且他前脚刚走,后脚就被狗头寨的人盯上。现在白露生准备等双方撕破脸,再趁机拿下狗头寨。虾米夸赞起了白露生,可李二狗却对白露生十分不屑,白露生没有放在心上,只称这一切他还在赌。

第2集

  白露生被龙相抓住,龙相对白露生用酷刑,要求白露生说出冒充自己的原因。白露生不肯透露,他醒过来之后发现身旁守了一个叫丫丫的女子,丫丫是白露生的丫头,她问到了白露生的名字并将白露生带到了龙相的面前。龙相拿走了白露生的玉佩,意外发现白露生的龙牌玉佩竟跟自己的一模一样。他把白露生绑在刑架上,再次殴打白露生,可白露生却执意不肯说一个字,更是不吭一声。龙相从白露生身上搜出了一把枪,他想要把枪毁了,可高傲的白露生却为了一把枪出口恳求了龙相,他想与龙相打一个赌,若是他赢了,龙相就必须放了他,且把枪还给他,但若是他输了,他愿随龙相处置。龙相被白露生的激将法激中,他同意了白露生的要求,但赌约的内容必须由他来决定。徐子云向龙善汇报瑄城的动静,近日瑄城来了个贝勒,自称手上有一个藏有清朝宝藏的玉玺要卖,眼下城内的叶崇虎和刘学文之流都已经有所动静。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龙善准备等两方两败俱伤时再出手。正在这时,龙相拿着白露生跟自己的玉佩前来质问龙善,他不解玉佩为什么有两块一模一样的。龙善贵人多忘事,想不起另一块玉佩的来由,徐子云更是不清楚其中的事情。之后,龙相前来找白露生,称他已经想好跟白露生赌什么,他要求白露生到城北的刘学文那里拿回清朝玉玺。白露生应下此事,但要求龙相答应他三个条件,第一,龙相必须卸了他的手铐脚铐,且给他找几个可以办事的人跟着他。第二,他在必要时刻会用龙相的名头做事。第三,他需要五天的时间,龙相在这五天里不能过问他做了什么,两人五天之后决胜负。五天时间未到,龙相却十分好奇白露生的行动,可碍于他答应白露生的条件,只好派丫丫前去打探白露生的情况。白露生让丫丫先行回龙府,到了时间他自然会把玉玺交给龙相。丫丫将自己知道的一些情况说出,贝勒带着玉玺出现,他本是跟刘学文的买卖谈得七七八八,可北城的叶家也看上了玉玺,现在贝勒爷失踪,所有人都在传是刘学文做的手脚。白露生对丫丫所说的消息并没有表露出任何神色,只让丫丫将一句话转告给龙相,他只管杀不管埋。丫丫不解白露生的意思,可白露生却没有透露半分,继续正常地吃饭、睡觉、买衣服。待白露生离开餐馆后,虾米跟李二狗几人来到了白露生所坐的桌子上,他们看到白露生留的信号,白露生让他们继续等待。丫丫将白露生的话转告给了龙相,龙相认为白露生十分有意思,足以陪他玩几天。之后,白露生开始行动,他带人从后门进了叶府,跟叶府的佣人说他是多罗贝勒的人。叶府佣人没有为白露生引见叶府老爷,白露生只直接打道回府,回了内牢睡觉。牢房中,徐子云前来见白露生,问他想不想离开这里,他知道白露生的真正身份是申海白家的白颂德,他称白露生留在龙家始终是个祸患。一年前,白露生前来找龙善,他身上怀着龙牌,可龙善却不念两家往日的旧情,将他拒之门外。徐子云向白露生解释,白家跟龙家往日的确是有恩情,这份恩情能让龙家保白露生一命,但却无法为白露生耗上龙家一万多兵马的性命。徐子云很清楚,白家在申海惹的势力非凡,龙家相比起满家来,可以说是以卵击石,所以他希望白露生能尽快离开龙家。甚至,徐子云提起了白露生想利用钱大山报仇一事,他称钱大山早年虽有丧子之仇,可前年又新得了一个儿子,所以报仇心思也逐渐淡却。只要白露生愿意离开,他可以将钱大山儿子的下落告诉白露生。白露生认为徐子云实在太过阴险卑鄙,他也明确告诉徐子云,如果他要离开龙家,他会靠着自己的实力离开。

第3集

  龙相如愿以偿地拿到了玉玺,可所有人都不清楚的玉玺是如何取回的,士兵们将取回玉玺的过程说给了龙相听,可龙相依旧稀里糊涂的。他来到白露生的牢房,称只要白露生说清楚了,他便放白露生离开。白露生取回了自己的枪,将一切事情都告诉给龙相,原来,白露生先让人给刘学文制造误会,让他误以为玉玺是假的,之后再以多罗贝勒的名义跟人从后门进叶家,显得叶崇虎跟多罗贝勒关系亲密,如此一切,刘学友必须会以为玉玺是假的,白露生抢在多罗贝勒之前找人跟刘学友会了面,以多罗贝勒的名义得到了玉玺。解释清楚后,白露生想要离开龙府却被龙相拦住,龙相抢走了白露生的枪并要求白露生留在龙府。大志前来给白露生送饭,可白露生却不吃不喝,无奈,龙相只好命人往白露生嘴里塞饭,甚至拿枪要挟白露生。白露生一听到枪声便想起白家惨他,他浑身痛苦不已,龙相告诉白露生,若是白露生一天不吃饭,他便一天枪杀一个人。另一边,刘学文带兵打到军部,龙家的士兵都上战场杀敌,唯有年龄较小的大志被留了下来。大志前来跟白露生谈心,丫丫也前来为白露生送饭,她希望白露生能够为了其他人着想好好吃饭,可白露生却认为龙家的人都是疯子,草芥人命的并不是他,而是龙相。之后,大志因白露生不吃饭而被龙相枪毙,白露生被龙相激怒,他从地上拿饭塞进自己嘴中,如龙相所意,并称龙家再也得意不了多久了。自白露生选择妥协之后,他便一改之前的傲性,对龙相言听计从,可却惹得龙相勃然大怒。徐子云在龙相的院中搜不到玉玺,没有玉玺叶崇虎就不会出兵帮龙家,徐子云一咬牙,决定再会一会叶崇虎。叶崇虎并不是吃素的纸老虎,他没有任何要出兵的意思,叶家龙家虽井水不犯河水,可也没有到过命的交情。徐子云提起了瑄城目前的形势,可叶崇虎依旧不愿出兵,深怕龙家跟刘家会联合起来坑他。二人谈话之间,刘学文已经发动攻势,他炮轰了龙家,白露生准备趁乱离开,可丫丫却恳求白露生能够救龙相。龙相昏迷过去,白露生本不愿理会,可丫丫却拿走了白露生的枪,白露生只好背着龙相到安全区域,救了龙相一命。龙家遭炮轰一事传到了徐子云跟叶崇虎的耳中,徐子云承诺事成之后会把玉玺给叶家,叶崇虎这才愿意出兵,支援龙家。龙家得到支援,刘学文掀不起任何风浪,可叶崇虎却想要从龙相手中拿到玉玺。现叶崇虎正处于龙家地盘,徐子云拦在了龙相面前,出言劝诫叶崇虎先行离开,称玉玺极有可能被刘学文拿走,若是叶崇虎现在离开,龙家必定会记着叶崇虎的这份恩情。叶崇虎撤兵,龙相也知道了玉玺是假的,他质问白露生是否一开始就知道玉玺是假的,白露生没有否认,龙相到这时才明白了白露生那句“管杀不管埋”是什么意思,他狠瞪了白露生一眼,称若是白露生有将多罗贝勒一并解决了,龙家就不会发生今晚这件事情。白露生脸色坦然,称龙相并没有要求他杀了多罗贝勒。龙相到前厅见龙善,看到龙善大难临头还在抽大烟,他气不打一处来地拿掉了龙善的烟,徐子云对龙相这副大逆不道的模样十分生气,可龙善却反认为自己的儿子十分出息,没有多加责备。白露生想要离开龙府,龙相坚决不肯让白露生离开,他欠白露生一命,且玉玺的事情还没有说清,他就是锁也要把白露生锁在龙府内。夜晚,龙相让人在自己的房间多加一床被褥,丫丫守在一旁看着白露生,白露生看出丫丫神情疲倦,他向丫丫发誓自己不会离开龙府,丫丫才方地沉沉睡去。

第4集

  龙相千方百计对白露生好,想让白露生长留龙家,可白露生却不为所动。另一边,徐子云在龙家找到刘学文的内鬼,他一枪崩了内鬼,不留任何情分。白露生一直不肯跟龙相说话,却肯开口跟丫丫说话,龙相一怒之下想要鞭打丫丫,白露生方才肯主动开口跟龙相说话。随后,龙相带着白露生跟丫丫上街,龙相知道叶崇虎一直因玉玺一事而盯着自己,他来到文玩店购买了一大堆假玉玺,之后再明目张胆地带人去刘家的地盘,对着刘学文开了几枪。另一边,徐子云约叶崇虎于明日在八珍楼见面,称龙相已从刘学文手中抢回了真玉玺,叶崇虎为人谨慎至极,他让手下多带着几个人前去赴约,至于他则不打算亲自前去。八珍楼,龙相带着白露生跟丫丫来到房间内,龙相恶作剧地绑了刘学文的老相好,在她脸上涂鸦。之后,他们三人将门给堵住,趁机逃离八珍楼,待刘学文破门而入之时,房间内已经没有龙相的踪,只剩下他的老相好跟一个玉玺。刘学文命人将玉玺带回刘府,认为自己捡了一个大便宜。次日,满城的童谣都在传着几个大帅抢玉玺一事,叶崇虎得知刘学文也从龙相那边得到了玉玺,他立刻撤了支援龙家的所有兵,而刘学文也找人鉴定出了他手中玉玺的真假,玉玺是假的,刘学文势要找龙相出了这口恶气。玉玺一事传到了徐子云的耳中,徐子云前来找龙相,龙相承认了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做的,可徐子云却称这件事情不太像龙相的做事风格,反将矛头对准了白露生,暗中让人找机会将白露生送走。龙相询问白露生有什么心愿,他可以帮白露生完成。白露生料定龙相无法实现自己的心愿,他想跟龙相赌一把杀人,若是他赢了,龙相就必须放他离开。龙相认为自己此番赢定了,白露生笑称龙相只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他要杀的是比龙家势力更大的人——申海的满树才。龙相坚持认为龙家的势力是最大的,他带领白露生去看龙家军的实力。龙相本想在白露生的面前展示一番自己的能力,可在白露生的提醒下,他才明白平时里所有人都在让着自己,他的能力就连一个普通的龙家兵都打不过。夜晚,龙相有些郁郁寡欢,白露生前来安慰,称胜败乃是兵家常事。龙相十分失望府中竟没有一个人对他说过真话,白露生出言提醒龙相,龙家军都是龙善的兵,龙相是龙家之子,众人必定是会捧着他。龙相认可了白露生话中的道理,他询问起了白露生的过往经历,白露生只轻描淡写地留下一句忘了,他希望龙相能够放他离开,龙相有着幸福的家庭,想要的事情都有人帮着做,可他却什么都没有,必须样样靠自己。龙相不肯让白露生离开,他让白露生摸了摸自己头上长出来的龙角,称他是真龙天子,日后他必定会帮白露生达成所有心愿。次日,龙相心血来潮准备自己招兵,三人一同来大街上征兵,可却一无所获,白露生在街上看到了一个流浪汉,他想起自己当初流浪时的狼狈,以及后来遇到李二狗那帮人的场景,心中十分感慨。最后,在白露生的帮助下,龙相招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兵,他为其取名为“龙福”。另一边,龙善从徐子云口中得知了龙相在征兵一事,他认为龙相十分有出息,想任由他去折腾。龙相带着龙福来到酒楼吃饭喝酒,之后在龙福的掺扶下外出方便。正在这时,一道异响传来,白露生跟丫丫外出查看,方才发现龙相消失不见,白露生看到了地上所下的纸条,聪明地知道了龙相身处何处。龙相跟丫丫迟迟不归家,徐子云心底里十分担心,而龙府也收到了一张纸条,对方要求龙府用千两银子去换龙相一条命。

第5集

  龙渊寨,寨中大当家常胜发现了李二狗跟自己女人有染的事情,他当场跟李二狗打起来。与此同时,龙相被李二狗绑回寨中,他随着寨中的人来到房中,当场就夺过了李二狗的枪,抓住了李二狗。待白露生带着丫丫跟龙福赶到时,龙相正在审讯李二狗。白露生跟常胜说起了龙相的身份,称龙相并不是龙渊寨可以惹得起的,常胜明确告诉白露生,将龙相绑来并不是他的主意,而是李二狗做的事情。李二狗看不起常胜的怂,龙相想要杀了龙渊寨所有人,常胜不肯让龙相在龙渊寨肆意妄为,白露生出面调和,称龙家军已经在来龙渊寨的路上。龙渊寨自然是比不过龙家军,常胜后退一步,他称绑架是一个误会,若是龙相愿意既往不咎的话,他可以亲自列队护送龙相回府,可龙相却没有想回府的心思。徐子云带兵到龙渊寨,他认为龙相被绑架肯定跟白露生脱不了干系,他让众人看到白露生就直接开枪。话落,徐子云冲进了寨中,却意外看到龙相好吃好喝的一幕。龙相称自己是到龙渊寨来招兵,他不耐烦地打发走了徐子云,并提出让常胜带着人跟他走的事情。常胜无法马上给出回复,龙相给了常胜三天的时间跟寨中弟兄商量,若三天之后他见不到人,他就会派兵过来收了龙渊寨。临离开之前,龙相杀了李二狗。白露生听到枪声,头疼不已地想起了自己的妹妹死在自己怀中的场景,他曾以为他是妹妹的靠山,可却没想到他连自己的靠山都不是。常胜经过一番思忖,他还是带着寨中弟兄前来投靠龙相。徐子云见此,只让部下将他们安排到马房看马。白露生深怕常胜是因为龙相的恐吓才做出的决定,常胜感慨地告诉他,近期山寨里发生了许多事情,他认为投靠龙家比当土匪更有前途。白露生认为自己是在龙家是呆不长的,可常胜却突然进了龙家,他只让常胜先走一步看一步。之后,龙相径自写了一张卖身契给白露生,想要留白露生在龙家。白露生十分无奈,他称自己没有心情陪龙相玩,可龙相却是十分认真,他知道白露生一听到枪响就脑袋疼的毛病,且他认为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帮他杀了满树才。之后,龙相让丫丫再抄一份卖身契,硬塞到了白露生手中。申城,满家住进了白家的院子,满树才始终不安心,白家的人一天没死光,他心底里就一天不踏实,这时,手下来信,称已经有了白颂德的消息。另一边,丫丫受了龙相的命,跟在了白露生的身旁。白露生跟丫丫谈心,他想要让丫丫成为一个独立的女人,可丫丫却一心只在龙相身上,除非是她死的那天,否则她绝不会离开龙相。二人在谈话之间,关系亲密了不少。徐子云已经得到消息,满家的人抵达瑄城,温如玉也有消息了,徐子云让人紧盯着白露生,称他万不可以离开龙家的视线,更不可以离开瑄城。丫丫跟白露生一同上街,恰巧街上来了一辆申城的车子,车内的艾琳认出了白露生,可白露生却没有认出她。随后,白露生跟丫丫前来龙家军的训练场,见识到了龙相折腾人的训练方法。龙福险些被龙相折腾死,白露生慌忙让众人解散,并拜托常胜帮他打听申海的事情。另一边,龙相前来询问徐子云的练兵之法,徐子云反提起了白露生一事,希望龙相不要让白露生知道龙家过多的事情。艾琳与其姑姑来到叶家,叶崇虎一见艾琳便动了心,对艾琳大献殷勤,一直盯着艾琳看。从叶家出后来,艾琳提起了叶崇虎的眼神,其姑姑得意地告诉艾琳,叶崇虎是想要高攀上满家,她让艾琳晚上与她一起去见好友,好让叶崇虎知道他们满家在瑄城也是大有人在。另一边,叶崇虎送走二人后,他让手下到街头散播一些谣言,称申城满家的满树才想跟叶家联姻。

请手动复制下载地址:

×